职业的代名词

职业无贵贱。如果将医生称为“白衣天使”、将公职人员称为“公仆”、将教师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话,那么服装厂和食品厂的工人一定要被称为“衣食父母”、建筑工人一定要被称为“人类安居的保护神”、殡葬从业人员一定要被称为“通向天堂的引路人”。

如果后者不是的话,也没必要非要往前者脸上贴金。

理发的学问

理发的核心方法是洗、剪、吹,本质是“妆”,这些方法既形象又贴切;最终的效果是满足自我审美,而为了美要牺牲一些正常的东西,甚至包括健康,因为美是立竿见影的,而健康等其他问题目前却并不怎么显眼儿;绝大多数的光头包括谢顶的也是要理发的,而不理发的是极少数的,要么病态、要么能一直忍受长发。

一切事物也不过如此。

大学开哪门子家长会?!

中小学开家长会习以为常,但是现在大学也开家长会,非常有意思。

家长会,一般是由学校、院系或者老师发起的主要面向学生家长的交流互动或者介绍性的活动、会议。现在宗族观念淡化、家长制基本不复存在。我们通常所说的家长,一般是相对于未成年子女而言,主要就是与孩子们共同生活的父母、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等人,甚至也可以包括叔、舅、姑、姨、成年兄姐等人,在法律上可以理解为监护人。

大学生都已经成年了,不[……]

阅读全文

从众

从众,是最简单的借口,也是最安全的生活方式。大家干啥,我就干啥。如果大家一起吃亏,也就不显得自己吃亏了。大家如果都获利,我也自然有一份儿。所以,我们对很多问题的解释往往不去深究,非常简单的一句话——“大家都那么做”,它的解释力似乎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尽管如此,我们并不能因此而说明它就是最有效率的、或者是最正确的。一件事情的效率和正确与否,与选择它的人数多寡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事实上,我们很[……]

阅读全文

我们习惯了强者的压迫,却难以承受弱者的反抗

我们习惯了强者的压迫,却难以承受弱者的反抗。这就是恃强凌弱。并非仅仅是武力或者暴力方面的,日常交际之中亦复如此。

一个猖狂村野之人,行为即使非常粗鲁,我们在心理上大多是能够理解的;而一个文弱书生,平时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突然如果表现了上面猖狂村野一般,大概是会让人难以承受的。这就好比,恶人做恶,理所当然,而善人做恶,却不可饶恕。这也是恃强凌弱的一个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