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看就业歧视

就业歧视是一种歧视,但并非所有的差别待遇就构成歧视。歧视的界定往往与某些因素有关:它是先天性的因素;无法改变的因素,或者穷尽各种办法仍难以改变的因素;因与人格有关而不能改变的因素,如果改变将被视为堕落或者消极的。就业歧视同样如此。因此,法律的界定不会特别宽泛,政策也不能对用人单位的经营管理本身干涉过多。

现实中较为常见的是,用人单位在招用劳动者之时,设定了一些门槛。诸多被称为就业歧视。这种所谓的就业歧视,不能全盘否定,也有它积极的一面。违反法律的歧视行为暂且不谈。

对于人才的需求,用人单位都会掌握自己的标准。这个标准,有可能是明的,也有可能是暗的;有可能是固定的,也有可能是变化的。什么样的人能招、什么样的人不能招,有的可以明说、有的则不能明说。每当求职者投递简历之时或者应聘面试结束之时,总是在琢磨自己有多大希望。从求职者的角度来说,也会猜测对方筛选人的标准,希望得到对自己的满意程度。用人单位设定了诸多的门槛,无非就是告诉有些人,不符合这个条件的,你是没有希望的,我对你是不满意的。这样一来,求职者也不必在这里过于浪费精力了。

就像找对象,有些人习惯性的给择偶观加上几条限制,譬如要求对方身高不能低于多少多少,财富不能低于多少多少。无论本人是不是能找得到这样的对象,但至少说明本人本着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的原则提出了一个标准,达不到标准也可以认为对对方是没感觉的。

针对有些就业歧视,有些劳动者会诉诸法律。此种正义之举,往往也是无奈的表现。无论劳动者是否赢得了官司,相比较用人单位而言,劳动者总是损失颇大的。用人单位反倒通过这场官司上了一堂课,收获颇丰。什么样的条件能够明说,什么样的条件不能明说,也就又多了一个心眼。这样,也就让更多的劳动者,到此浪费精力,做做炮灰、走走过场。耽误人家多大的事儿啊!看来,从这个角度说,用人单位的心思明了一些,对劳动者还是比较有利的。

谈及就业歧视的,很多人主张通过立法等等途径来解决。要解决这个内心的问题,政策或者立法对于就业本身未必会起到太好的作用。它能做的,也就是规范用人单位的招聘行为,显得是那样的美丽、天真、和谐、无私、透明。就好像竞选美国总统的条件非常简单,但一般人都知道距离自己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