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众

从众,是最简单的借口,也是最安全的生活方式。大家干啥,我就干啥。如果大家一起吃亏,也就不显得自己吃亏了。大家如果都获利,我也自然有一份儿。所以,我们对很多问题的解释往往不去深究,非常简单的一句话——“大家都那么做”,它的解释力似乎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尽管如此,我们并不能因此而说明它就是最有效率的、或者是最正确的。一件事情的效率和正确与否,与选择它的人数多寡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事实上,我们很多时候,也无所谓效率与否、正确与否,不过就是让自己塌心而已,让自己的内心获得一种安定的状态,至少不是过于消极的极端状态。所以说,如果内心不够强大,就去从众;内心强大了,就可以去考虑效率、正确与否的问题了。生活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