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的退化注定是历史的趋势

语言的首要功能是交流,其次才是文化。文化也是交流出来的,也算交流的一部分。我们都会有种感觉,方言在逐渐的受到普通话的侵蚀。即使方言盛行之处,也会夹杂着普通话的味道,只要这地方别太封闭。

方言是一定范围内的群体使用语言文字交流的结果,它的确反应了本地区的不少的文化特质。就像,一些戏曲民俗,它的背景是离不开方言的。它完全可以成为诸多学者的研究对象,以挖掘地域特征、文化内涵等等。

对于方言的退化,很多人痛心疾首,奔走呼嚎,认为要强化方言的学习与教育。方言作为特定的研究对象,或者作为特定范围的社交工具,是可以的,也自然有其无穷的道理。但在社会交流与融合越来越强的现代社会,方言毕竟会给人们带来更多的障碍,所以国家推广普通话还是非常必要的,既有现实需求,又有法律依据。既然国家将推广普通话上升到法律层面,政府或者社会影响力较大的官方机构,再面向全社会推广方言,就不妥了。

语言终究是为人类交流而服务的,封闭的方言,如果不能开放起来,固步自封,也只能沉浸于自己的文化壁垒之中。社会毕竟是开放的,不同地域的人交流越来越密集,不同的民俗文化也在相互交融。这些必要会导致人们在社交工具的使用上会趋同,包括语言。方言的退化也就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了。或许有一天,方言完全消失,交流起来不更方面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