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流”是荣耀

时下,常常听闻人们谈“一流”大学,继而分为“二流”“三流”大学等等。这样的区别,无非就是按照某种标准的等级划分罢了。这种划分,有可能是官方的,也有可能是民间约定俗成的。等级无可厚非,但这词儿用的有些不妥。

“流” 这个词有品类、等级的意思。但凡这种等级划分,只有“一流”是一种荣耀。而若以“二”及其之后的数字表示,恐怕有一种伤害尊严之嫌。例如,“二流”意思是 “水平或者质量较差的”。若争论某个高校是“二流”还是“三流”,是“三流”还是“四流”,没有什么意义,就好比两个无赖之间互相争吵谁比谁更无赖一些。 要争、要谈的,只能谈“一流”。

谈“流”,并非是某个阶段的竞赛排个名次的事儿,而往往成为一种固定的“标签”贴在了相应事物之上。所以,只有“一流”才能算荣耀,“二流”及之后的就含有贬义了。